办案常识大图一

武汉一公司全是“美女”员工 71人被判刑

  赤膊壮汉在网上假扮“美女”引诱被害人,再由“酒托女”诱至“咖啡馆”诈骗钱财。去年8月9日,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打掉一个特大跨省“酒托”诈骗团伙。12月20日获悉,江岸区人民法院近日一审判决,包括团伙头目吴某在内的71名被告人犯诈骗罪,被判处七年至一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各处罚金。据悉,这是近年来湖北省破获的规模最大、链条最完整的一起“酒托”电信网络诈骗案。

  “消费纠纷”暴露诈骗团伙

  2017年6月8日晚,30岁的高先生通过“摇一摇”摇到一个叫“雯雯”的“美女”,双方互加好友后便攀谈起来。“雯雯”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让高先生感觉“相见恨晚”。6月14日下午,“雯雯”约高先生到江岸区某购物广场一家叫“特瑞西”的咖啡厅见面。谁曾想,几杯红酒下来,就花费上万元。高先生回家后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报了警。

  江岸区公安分局民警梳理近期警情发现,不到一个月时间,该购物广场附近已连续发生15起类似“消费纠纷”。报警人均为男性,都是通过网络社交平台认识女网友后被带至这家咖啡店内产生高额消费,被骗金额从几千至上万元不等。

  警方成立专班经过两个月侦查发现,这是一个“酒托”式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该团伙在安徽省合肥市还有一家从事此类诈骗的实体酒吧。2017年8月9日下午,警方同时对该团伙在江岸区、江汉区、硚口区及安徽合肥等地的13处窝点采取集中收网行动,一举抓获包括首要分子吴某在内的犯罪嫌疑人91名,扣押涉案电脑100余台、手机200余部。

  该案涉案人数众多,组织结构复杂,诈骗环节繁琐。为彻底查清此案,做到每名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的证据充分、链条完整,专案民警按照“一人一案情”,线上线下同步展开调查。

  案发后,许多被害人碍于面子或者因单笔被骗金额不大而不愿意配合。专案组民警分6组,逐一进行耐心解释、劝说,先后赶赴全国15个省、市、自治区,寻找被害人180余名,累计行程达数万公里,为诈骗金额认定打下坚实基础。

  在现场查获的涉案手机、电脑、平板等电子通讯设备中,警方共提取到电子数据达500多GB,办案民警经过长达6个月的时间,从这些海量的聊天记录中,仔细甄别出有价值的信息,并逐一截图作为证据。

  专班民警江岸区公安分法制大队王帅虎介绍,从“键盘手”与被害人的聊天记录到团伙内部传递信息记录,再到被害人消费记录,犯罪嫌疑人的截图证据多达400余张,使各种证据衔接一一对应,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彻底攻破了犯罪嫌疑人心理防线。

  办案民警王帅虎介绍,从刑拘至一审判决的14个月时间内,民警们无时无刻不在补充、完善各类证据,最终向法院提交的卷宗多达38卷,3000多页,装满了一整理箱。

  “酒托”团伙71人领刑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底至2017年8月间,被告人吴某先后在江岸区某购物广场开设“特瑞西咖啡馆”、在合肥市瑶海区某广场开设“慢话咖啡馆”,雇佣“键盘手”“传号手”“酒托女”及门店服务员、保安等共同实施“酒托”诈骗活动。

  “键盘手”以组为单位,租赁固定场所进行“工作”及食宿,通过社交软件,采取虚构女性身份,以“附近的人”“摇一摇”等方式在网上结交被害人,再以交朋友、一夜情、谈恋爱等名义与其聊天。取得信任后将被害人约至指定位置见面。“键盘手”将被害人信息发送给“传号手”, “传号手” 再将信息传递给“酒托女”,“酒托女”冒充“键盘手”虚构的女性身份与被害人见面,并将其诱骗至这两家不对外营业的“咖啡馆”,与店内服务员、保安等人员互相配合,用廉价酒水及餐食诱使被害人下单高消费。

  法院查实,仅2017年5月至8月间,该团伙共骗取178名被害人计347500.85元。“键盘手”按照被害人消费金额的20%至30%比例提成,“酒托女”除底薪外,按被害人消费金额的5%提成,“键盘手”群负责人、“传号手”、服务员、保安员领取固定工资。

  法院认为,本案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且系集团犯罪。吴某等71名被告人组成犯罪集团,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判决被告人吴某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其他70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三年六个月至一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分别处一万元至五千元不等罚金。

  法律相关知识:

  第四条 诈骗近亲属的财物,近亲属谅解的,一般可不按犯罪处理。

  诈骗近亲属的财物,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具体处理也应酌情从宽。

  第五条 诈骗未遂,以数额巨大的财物为诈骗目标的,或者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当定罪处罚。

  利用发送短信、拨打电话、互联网等电信技术手段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诈骗数额难以查证,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以诈骗罪(未遂)定罪处罚:

  (一)发送诈骗信息五千条以上的;

  (二)拨打诈骗电话五百人次以上的;

  (三)诈骗手段恶劣、危害严重的。

  实施前款规定行为,数量达到前款第(一)、(二)项规定标准十倍以上的,或者诈骗手段特别恶劣、危害特别严重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以诈骗罪(未遂)定罪处罚。

  第六条 诈骗既有既遂,又有未遂,分别达到不同量刑幅度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处罚;达到同一量刑幅度的,以诈骗罪既遂处罚。

  第七条 明知他人实施诈骗犯罪,为其提供信用卡、手机卡、通讯工具、通讯传输通道、网络技术支持、费用结算等帮助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第八条 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进行诈骗,同时构成诈骗罪和招摇撞骗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3971190218
联系邮箱 394222660@qq.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