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常识大图一

武汉大学生诈骗案受害者:他3年牢换200多万一点都不亏

  近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了关于两起校园贷巨额诈骗案的稿件:湖南工学院李宁案(3月29日9版)和武汉传媒学院(原华中师范大学武汉传媒学院)郑禹案(4月12日9版),本文系郑禹案受害者自述。

  在被郑禹骗过的200多人里,我的位置有点尴尬。我是受害者,也是“助纣为虐”的人。

  我是受害者口中的“代理”。在郑禹的诈骗总人数里,我贡献了一些。大概所有人都跟你说他们没拿钱吧,但是其实不是的。介绍同学给别人能拿到一些报酬。最开始是200元,后来是100元。等到我涉足这事儿时,已经有很多人都参与进来了。介绍一个人我能得到的报酬是50元。

  我家不缺这50元,但是“无利不起早”。介绍10个人就是500元,不需要费什么力气,主要我当时不觉得这事儿有什么风险。

  被骗的过程特别简单。大概是2015年5月,我朋友说她在做兼职,想让我借她身份信息帮她“刷单”,就是在人人分期上以我的名义买手机,但是还钱的事儿不用我管。最初我其实有点怀疑,但是耐不住她说,而且当时很多认识的同学已经做了这件事,所以我就答应了。

  办理的过程就是拍张照片,告诉她一些身份信息,几分钟的事儿,就买出一部手机来。

  这部手机到学校之后,他们有专门的人去签收。按照之前的约定,还款的事情不需要我费心。我帮她忙又找了一些同学。后来我才听她说,她是给郑禹打工的。

  郑禹骗了我朋友,我朋友又“骗”了我,我又不明真相地“骗”了我的很多朋友。为什么郑禹能在2015年短短3个月里骗5所学校200多人,方法就这么简单。熟人之间层层的信任,致使我也没怀疑过郑禹,我甚至都没有细问他们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我跟郑禹不熟。只在拍片子的时候见过几次。郑禹个子很高,1米85左右,在我印象里他不爱说话。比起他,也许我特别能侃的朋友还更像个诈骗犯。后来我听说很多被骗的人甚至不认识郑禹,碍于面子,像我这样帮朋友一个忙,就背上了一部苹果手机的债。

  整个过程中我没有接到任何来自人人分期的审核电话。直到暑假的时候,分期公司联系我了:我收到了第一个催款短信,然后是电话。我去找我朋友问,这是怎么回事。她一开始还说,郑禹有点儿事没来得及还,让我放心。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很快,我再次追问时,她说,郑禹骗了她,用我们的身份信息买的手机,都被郑禹套现自己花了。

  至此,我才知道这是一起诈骗案。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闪过。郑禹在光谷广场的大屏幕下随手甩100元一包的1916黄鹤楼给我们的样子;他宿舍里那些一看就很昂贵的电脑装备;他的改装车;半个月就换车的神速。那一阵子,我不点名说谁了,他身边的一些人简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吃穿住行都特别奢侈,喝酒吃饭甚至也做些别的。我觉得他们都把钱不当成钱了。

  他们有多快活,我之后就有多痛苦。暑假的时候我很心焦。等到9月开学回来,我们几个人满武汉找他,为这事儿奔波了很久。那时候你要面对很多,我自己身上的债务反而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部分了。比如,我的哥们儿觉得这事我该负责,甚至也有人怀疑我和那个女生是郑禹的共犯。

  这是我的噩梦。那几个月我就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天天不想跟人说话,自己每天晚上睡不着觉,瞪着眼睛等天亮,爬起来做点早饭,然后勉强能睡一会儿,过得像游魂。

  我恨自己没钱帮他们还上,因为人太多了。我听说有人因为背着这个债想自杀。那部手机当时是6788元,到今天加上滞纳金已经3万多元了。那个同学不敢告诉家里,他自己又负担不起,还总接到催款的电话和信息。催款的人特别凶,话说得很脏。我敢骂回去,但是有的小姑娘就被吓哭了。那帮催债的人还一口口音装律师给我们打过电话。其他同学也不好过。有的人选择换电话号逃避,但是我们很多人真的担心,将来我们不在学校了,万一催债的找来呢,这玩意儿搞得我们不能贷款买车买房呢,还有就是,万一等滞纳金总额滚到10万元,分期公司会不会突然发大招,那时候我们怎么还?就算我家里情况还可以,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几万元也不好拿啊。

  郑禹是在2015年9月被抓的。我们去派出所做笔录。我觉得警察在做笔录时引导我。我把我介绍的所有受害者跟他说了,但是他跟我说笔录上就写“谁谁”等就可以。最后,在去年年中郑禹被判刑时,只有这个“谁谁”的问题被解决了,“等”字里蕴含的那么多人,就没人管了。现在有100多人的债还在滚。人人分期跟我们学校的沟通不了了之,每次去找警察,除了能得到各种借口不给立案之外,什么结论我都得不到。

  分期公司就没有责任吗?突然之间在一所学校里出现那么多订单。而且郑禹就是他们的校园代理。还有他们公司一个姓白的员工,郑禹出事之后,他没多久就消失了。我们都怀疑郑禹突然在那几个月里把正常套手机的行为变成诈骗,是不是有人给他下了套或者教他的。总之,这事从最初到现在,我们一头雾水。警察也没调查彻底。

  被骗的时候我们都是大一,现在我们大三了。大四大家将散落到各地去实习找工作了。整个大学里,这是我最沉重的一课。郑禹明年都要放出来了。用这个办法,3年换200多万元,他真一点儿都不亏 。从我认识他起,他就给我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只是没想到他在几个月里突然就能变成一个诈骗犯。我以前总觉得大家一起做什么事儿就是安全的。事实证明,我当时太傻了,确实也不知道还能这么骗。要搁现在,谁要是让我借他身份信息,我一个字都不会听。可是大一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校园贷这些东西,不知道借信息给朋友去分期购物能惹这么大麻烦。我真的一直烦到现在,卡在这儿,不上不下。只要有办法帮大家把问题解决了,我什么都愿意干。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3971190218
联系邮箱 394222660@qq.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